官方微信
广告

期货之家
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期货之家 网站首页 期货新闻 分析评论 查看内容
广告
广告
广告

软控股份股票:复工节奏 如何影响煤焦走势?

期货要闻 2020-2-14 12:135









  来源:曾宁黑色团队 


  报告摘要


  总结:需求大幅延后,煤焦最紧的时期正在过去。从煤焦供需来看,煤矿及运输的恢复或早于终端,而下游钢厂减产的幅度可能扩大,双焦供需最紧的时期正在过去,原料利润面临挤压,趋势上涨需等待终端需求的真实回归。


  节后煤焦的主要矛盾:供给减量、运输受阻:疫情同时影响双焦供需,造成煤焦企业生产不畅,主要体现在煤矿复产推迟,物流运输困难,焦化厂因缺少焦煤原料、产成品涨库而明显减产,这也是节后煤焦供需偏紧、价格坚挺的重要原因,短期内焦煤供给仍偏紧,焦化厂也将维持限产,但比例难以扩大。


  煤矿复产叠加运输恢复,煤焦供应边际改善。近日,各地政府开始倡导“疫情防控”与“复产复工”两线作战,同时严禁防疫中对货物运输车辆的“一刀切”限制。当前煤矿已部分复产,煤焦行业人员较为稳定,复工进度可控,虽有蒙煤的进口通关的限制,但蒙方煤矿并未停产,且口岸仍有库存可供拉运,叠加道路交通的缓解,整体煤焦供应的边际量在增加,供需或边际改善。


  钢厂高炉减产可能扩大,煤焦需求仍受抑制。由于疫情持续,终端需求推迟启动,钢厂钢材库存大幅累积,长流程钢厂也有部分减产,但减产比例低于焦化厂。从终端的复工节奏来看,虽然各地释放复工信号,但也对复工提出了较为苛刻的条件要求,且终端人员流动性大,造成实际需求的恢复时间较长,进而导致钢材库存压力期延长,而库存的过度累积又或将导致钢厂限产比例增加,后期煤焦的需求仍受到较大抑制。


  风险因素:疫情二次爆发(下行风险)、煤矿复工延迟、终端需求恢复超预期、钢厂减产不及预期(上行风险)


  正文


 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,疫情的发展变化牵动着全国人民心弦,经过艰苦努力,疫情形势出现积极变化。在确保做好防疫工作的前提下,各地政府开始有序推动各类企业复工复产。对煤焦钢产业链而言,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主要是上游的煤矿和终端的企业,中游焦钢企业则是被动减产。


  煤焦企业由于供给减量较多,节后表现相对坚挺,而在复工期,煤焦钢企业的生产状态如何?复工节奏又如何影响煤焦走势?在此,我们予以探析:


  一、煤焦主要矛盾:供给减量,运输受阻


  由于今年突发的疫情,各区域施行交通管制,以限制人口流动,同时也造成了各行业生产企业复工的延迟。对煤焦行业而言,疫情同时影响供需,煤矿原料的短缺,运输的瓶颈是节后煤焦的主要矛盾,这也影响了煤焦行业的正常生产,煤矿、洗煤厂复产推迟,精煤运输困难,焦化厂因缺少焦煤原料、焦炭、化产品涨库,造成了焦化厂的明显减产,其中主产区山西限产比例在30-50%,河北、山东、内蒙等地焦化厂也有不同比例限产,这也是节后煤焦供需偏紧、价格坚挺的重要原因,港口现货价格更是出现上涨,预计短期内焦煤供给仍相对偏紧,焦化厂也将维持限产,但减产比例或难以再度提高。


  二、煤矿复产叠加运输恢复,煤焦供应边际改善


  2月10日以来,国家发改委、各地政府开始倡导“疫情防疫”与“复产复工”两条线作战,同时严禁防疫中对货物运输车辆的“一刀切”限制。


  从产地调研情况来看,各地煤矿已陆续复产,其中国有煤矿复产较快,如山东、安徽、山西部分国有矿已完成复产,山西民营煤矿也开始准备复产。煤焦企业员工劳动关系多隶属于本地煤矿、焦化厂,人员结构较为稳定,受返工影响较小,复工进度或总体可控。从运输的角度看,虽跨省运输、地方区县间运输仍受到较大限制,但随着运输“一刀切”限制的纠偏,通行证的有效办理,煤焦运输矛盾已有缓解迹象。


  虽然近日蒙古煤通关受阻,但蒙方煤矿并未停产,且口岸仍有库存可供拉运,蒙方经济对煤炭出口依赖较大,蒙煤月均进口量300万吨,若口岸关闭两周,预计蒙煤进口影响量在100-150万吨,而国内煤矿复产、澳煤进口平稳将对冲蒙煤供应减量。因此,综合焦煤供应、煤焦运输来看,双焦供需最紧张的时候可能已在过去,后期供需将继续边际改善。


  三、钢厂减产可能扩大,煤焦需求仍受抑制


  由于疫情持续,导致今年的终端需求启动推迟,钢厂钢材库存大幅累积,另外焦炭、喷吹煤等原料部分短缺,长流程钢厂也有部分减产,但相比于焦化厂的减产,高炉减产比例偏低,既节后焦炭供给的减量更多,这也是焦炭紧俏的原因。从终端的复工节奏来看,虽然当前各地释放复工信号,但也对复工提出了较为苛刻的条件要求,如出现确诊病例将被列为重大安全事故,既基层企业同时面临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的压力。另外终端地产、基建等行业施工多为总包-分包制,人员结构稳定性低于上游焦化厂、钢厂,造成实际复工节奏稍有差异,终端需求的恢复时间较长,进而导致钢材库存继续累积,或倒闭钢厂限产比例增加,后期煤焦的需求仍受到较大抑制。


  四、总结:煤焦供需最紧的时期正逐渐过去


  由于焦煤供给的减少,导致双焦价格在黑色产业链中相对坚挺,期货价格更是在近几日出现明显上涨,究其原因,既有煤焦供应的矛盾,又有疫情好转、下游复工预期的带动。但从供需的变化来看,虽然当前煤矿未完全复产,蒙古进口煤受到限制、焦化厂减产幅度也较大,但随着国内煤矿的复产、运输的恢复,下游钢厂的被动减产,煤焦供需最紧张的时期正逐渐过去,焦化厂也很难再扩大限产比例,后期焦炭面临需求减弱的压力,在钢厂利润大幅压缩后,焦炭利润也将受到挤压,价格的再次上涨需等待终端需求的真实启动。焦煤由于供给减量较大,同时也处在产业链最上游,价格或相对坚挺。


  风险因素:疫情二次爆发(下行风险)、煤矿复工延迟、终端需求恢复超预期、钢厂减产不及预期(上行风险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0
0

我要评论

本着互联网分享精神,网站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修改处理,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!